搜狗飞入腾讯家,搜狐开启新征程

作者 | 陈 酿

编辑 | 白 望

北京时间9月24日,腾讯与搜狗的8年“爱情”长跑正式画下句点。

搜狗公司正式宣布与腾讯完成合并,搜狗将成为腾讯间接全资拥有的私人控股公司,并完成退市。

搜狐也相继发布公告确认搜狗股权交易完成,将在交易完成后获得11.8亿美元的资金,并不再保留搜狗的任何权益。

搜狗完成私有化以后,搜狗、腾讯、搜狐将形成三家共赢的局面,已经成为市场的基本共识。

自去年7月,搜狗发布公告宣布收到腾讯发出的初步非约束性收购要约起,搜狗、搜狐、腾讯三家股价便应声上涨,期间搜狐股价更是直线拉升64%。

今年7月13日,腾讯收购搜狗股权一案被国家市场监督总局无条件批准,消息公布当日,搜狐股价暴涨近28%。

拿下搜狗,对腾讯的利好不言而喻。因为搜狗的输入法、搜索和AI对腾讯具备战略意义。

于搜狗而言,并入腾讯,未来的路也会更加开阔。不仅搜索业务将更有底气挑战百度,此前王小川心心念念的AI技术也将迎来更大的舞台。

对于搜狐而言,此番放手,又将收获什么?与自己培养的企业做割舍,为什么资本市场与业内给予的却都是正向反馈?

搜狐失“狗”,焉知非福。

轻装上阵

21年前,搜狐以国内最早一批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身份登陆美股上市,

作为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的开山鼻祖,搜狐曾经一度受到资本追捧。那些年,如果在美股投资人中询问“谁才是中国最好的传媒互联网公司”,那么得到的答案一定是“搜狐公司”。

从2000年上市到2008年成为奥运合作伙伴,是搜狐的八年“黄金时期”,当北京的公交、地铁到处都张贴着“看奥运、上搜狐”的广告时,搜狐股价也一度超越新浪,傲立门户网站。

但随着门户时代的结束,搜狐在美股一直处于被低估的状态。

搜狗的诞生,于搜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作为搜狐内部孵化的出色业务,搜狗曾经是一张王牌。然而当搜狗自身的业务遇到瓶颈后,百度、360、阿里等巨头也相继传来了橄榄枝。

2013年,搜狗在与几大巨头传过“绯闻”之后,最终选择了腾讯。那时腾讯给出的条件是以对搜狗注资4.48亿美元获得搜狗36.5%股份。

但受制于自身行业发展的掣肘,到了2020年腾讯向搜狗发出私有化收购邀约时,搜狗不仅广告业务受到信息流产品的挑战,市值也正在持续缩水。

其实一直以来,搜狗的输入法和搜索都还算是做得不错,可无奈如今连搜索老大哥都“掉队”了,搜狗还肩负着AI业务上的长期投资,搜狗的收入承压,导致了连续亏损。

如果单纯以收益衡量,腾讯这八年对搜狗付出的金钱和流量,显然达不到互联网高速发展时期的合格标准。

但结合腾讯投资搜狗的初衷——狙击360和百度,这笔交易早已实现了腾讯的阶段战略目标。

腾讯收购搜狗,业内普遍认为,腾讯是看中了搜狗的搜索引擎技术。尽管腾讯一直在其子业务线上尝试布局搜索。早在2017年微信就成立了“搜索应用部”。但搜狗之于腾讯,仍然具有不可替代性。

一方面,在技术上,微信搜索团队可以与搜狗搜索团队进行弥合,取长补短。两者的用户也同时存在交叉点。

另一方面,腾讯也希望结束此前与搜狗“貌合神离”的关系,因为即便是暗中的竞争同样也意味着消耗。

搜图

编辑

面对长期处于投入中的搜狗,搜狐则选择的是“弃车保帅”的聚焦打法。但出售核心业务还是让搜狐受到了一系列的质疑。

其实这些年搜狐的毛利水平并未掉队,盈利难的主因便是经营费用高企,这也是搜狐此前不得资本青睐的主要原因。

在2020年12月的搜狐World大会上,张朝阳宣布搜狐公司在经济疲软的大势之下各方面收入得到了明显增长。同时不忘补充一句:“2020年搜狐公司如果不算搜狗的话是盈利的一年,真的非常不容易……”

出售搜狗,搜狐可以战略中心转移至核心业务上,轻装上阵。更重要的是,一笔充沛的现金入账,搜狐的市值也将进一步被推高。

在这个后疫情的寒冬中,“粮草”充足了,搜狐不仅可以在业务上寻求突围,更能腾出空间孵化下一个“搜狗”。

搜狐的“后青春”

搜狐目前正在以“成长性”为标准,对各项业务进行重新审视。剥离搜狗后,搜狐的现有业务主要包括媒体、视频、游戏三大板块。

根据2021年搜狐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搜狐公司第二季度总收入为2.04亿美元,同比增长28%,净利润达2500万美元。其中,二季度搜狐在线游戏营收约1.51亿美元,同比增长43%。

整体来看,搜狐的业绩并未受到搜狗剥离的影响。畅游转而成为了搜狐的营收大头,强势拉动搜狐二季度营收攀升。

张朝阳曾经在多个场合提到“降本增效、实现盈利”。显然,在线游戏收入的增长响应了“增效”策略,而“降本”一方面来自于搜狗的出售,另一方面则来自对门户、视频成本的控制。

从2020全年财报数据来看,搜狐品牌广告收入为1.47亿美元,同比下降16%;但2020年四季度,品牌广告收入为4200万美元,不仅与2019年同期持平,还环比增长了2%,发展势头稳中向好。

“我们创造性对直播技术的应用,搜狐直播作为整个矩阵的中台,直播技术的开发、迭代、应用在创造性营销上,使得在用户规模没有显著成长的情况下,却守住了广告。”

市场很快也给出了正向反馈。比如近两年,张朝阳多次参与了《BOSS的厨房》、《Charles的好物分享》等综艺感较强的直播,广受好评。

张朝阳亲自带领搜狐高调加入了直播带货这一战场。搜狐的直播相当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比如直播专区更加侧重于知识的传播、价值直播,带货直播更生活化等等。

比如今年春节搜狐视频发起的“直播伴你过大年”系列直播为例,从防疫、美食、美妆,到健身、星座、读书、新剧等多个主题,安排了40多场直播综艺节目,其中不乏长尾传播。

今年5月,明星柳岩化身虚拟主播,出现在搜狐新闻客户端上播报新闻。网友一时间惊呼“真假难辨”。

按照张朝阳的设计,搜狐正通过技术赋能、业务联动,提升生态的规模和附加值。在内容输出上强调两点:一是传递知识和价值,二为品牌提升附加值输送新动能。

能满足差异化需求的“价值直播”,是搜狐一直在做的尝试。

在电商直播已成最热风口、各大平台全部入局的时候,短视频、直播、虚拟主播,相比起搜索引擎、门户等老故事,显然更具时代新意。

在搜狐21周年庆祝活动上,张朝阳说:“如果把一个公司的成长历程比作一场马拉松的话,半马刚好是21公里,我们刚刚过了半程。中国互联网的竞争刚刚完成了上半场,下半场也才刚刚开始。”

中国互联网发展还不到三十年,一家二十出头的企业难免会被打上“老迈、传统”的标签。但从更长远的生命周期来看,行业不过才刚刚走出草莽生长时期。

客观审视搜狐这二十余年间,既经历过的跌宕与起伏,也创造过巨额的利税与海量的人才。

正如互联网圈流传的一句话“一部搜狐史,半部中国互联网史”。在这个过程中,搜狐的得与失,皆已沉淀为行业和社会的财富。

如今,互联网正处于一场新的变迁,只有真正穿越过行业周期的“老将”,才能在“二次发育”的过程中彰显后劲。

相互成就

2017年11月9日,搜狗在纽交所上市时,搜狐整体持股比例超过47%,位列第一大股东。

这为搜狐刷新了一个纪录——第一家旗下拥有三家美股上市公司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诞生了(2000年和2009年,搜狐与畅游登陆纳斯达克上市)。

在开市前的演讲中,王小川眼含热泪感谢张朝阳:“回想这14年,第一个感谢Charles,他是中国互联网教父,离不开他的远见和支持。”

在过去的14年中,搜狗经历了门户争霸、移动互联网割据和AI大爆发,产品从搜索延展到工具、智能硬件等,搜狐与搜狗互为骨血。

可以说,没有搜狐给予的机会和输血支持,搜狗不可能诞生并发展至今。

搜狐一路支持并见证了搜狗从搜索业务起家再到转型全过程。而搜狗作为搜狐子公司,其成功上市,一度也令搜狐受益匪浅。

但由于无法突破工具化困境,加上内容风口布局缓慢。在搜狗业务发展始终受限的前提下,被合并却成了三家共赢的一步棋。

最好的生意,一定是各方都能得到受益,相互成就。这条准则之于市场,一样受用。

以当前的市场环境来看,腾讯与搜狗的合并,尚且不会给行业带来过多的影响。但从发展格局来看,在国内搜索引擎领域,大多数用户的搜索习惯,几乎已经定性。作为一项稳定的业务,一家独大的格局很难得到扭转。

搜狗作为我国市场份额占比排名第二的搜索引擎,尽管份额与百度搜索相比仍有一段距离。但目前能够挑战百度的,仍然只有搜狗。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越是有价值的行业,越是需要多样化的竞争,才是正常的市场格局。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腾讯和搜狗合并,搜狗得以长足的发展,这不仅是一场牵扯三方的买卖,更是行业发展的重要一步。

0 Share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