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变更!王兴成大股东,摩拜还能活多久?

12 月 1 日,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司系统显示,摩拜单车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近日进行股东工商变更,创始人胡玮炜、投资人李斌等人退出,美团创始人王兴成大股东,持有北京摩拜科技 95% 的股份,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持有另外 5% 的股份。

意味摩拜团队的彻底出局,创业团队失败

2018 年 4 月 4 日,美团和摩拜宣布签署美团全资收购摩拜的协议,美团 27 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交易完成后,摩拜单车将保持品牌和运营的独立。彼时外界都在猜疑摩拜单车的未来,其创始人会不会出局抛弃摩拜等争论,而收购案中的王兴4月4日凌晨发声表示,摩拜作为设计感品牌对美团有巨大价值。与此同时,针对收购一事,摩拜创始人胡玮炜4月4日凌晨发朋友圈说:并不存在所谓的‘出局’,在我看来一切是新的开始。就在其双方都在公开发声摩拜创始团队不会退出、不存在所谓出局之后,王兴在4 月 28 日就发内部信宣布: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因个人原因,将卸任 CEO ,出任摩拜单车顾问,原摩拜创始人兼总裁胡玮炜担任 CEO 。不到一个月内部人员调整,似乎更是印证了摩拜创始人开始出局的事实。

此前,在四月初的收购案完成后,当时王晓峰还对股东大会现场所有人呼吁,无论大家未来是否是摩拜的股东,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摩拜,支持这一品牌,而彼时的王晓峰卸任CEO却更像是摩拜创始人出局的一个征兆。据悉,在4月3日晚九点的摩拜召开股东大会表决通过美团收购案的内幕中,王晓峰是唯一持反对一件的,对于摩拜王晓峰的意思是独立融资独立作战,但最终的结果正如王晓峰所说:“在中国创业,始终绕不开巨头”、“胳膊拧不过大腿”。王晓峰坦言, “好多股东也纠结问我的意见,坦率说如果公司独立发展有着非常大的机会,也有挑战,但是我没办法……我相信投资机构有自己的业务判断”。

回过头看此次股东变更,无疑是上次摩拜内部人员调整的后续,而这也意味着美团创始团队的失败。对此次股权变更官方表示:未来,胡玮炜和刘禹将带领摩拜单车探索和美团的最佳协同,积极布局未来,工商资料显示,目前王兴持股95%已经成为第一大股东,穆荣均持股5%。原先摩拜的股权比例为胡玮炜出资67.5%,夏一平2.5%,李斌30%,王晓峰0%,但现在原股东胡玮炜、李斌、王晓峰、夏一平都已经退出,雄墨认为虽然胡玮炜还是摩拜的法人代表,但实际上名存实亡。当美团以27亿收购摩拜时,股东其实都已经盘算好对自己的最大价值,相比于坚持情怀来说,外界传闻的套现离场其实也是最好的结果。

股东变对摩拜意味着什么?

在美团收购摩拜之前,外界就对摩拜的价值和以后的发展议论纷纷。此前,摩拜就被传出摩拜的用户押金超过60亿元,供应商欠款约10亿元,合计负债总额超过10亿美元。另外,摩拜每月营运支出4亿元 ,单月营收却只有1亿元左右,仍处于巨大亏损的经营状态。不过,摩拜此前对这份数据予以否认。摩拜成立于2015年1月,并且有12轮融资,其中腾讯是最大机构股东,虽然融资频繁但是却屡屡传来资金方面紧张的问题,这背后更多是其重资产运营的痛点。9月20日,美团点评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董事长兼CEO王兴被问及对摩拜业务看法时称,美团对摩拜有长期耐心,有信心能够把它做成很有价值的服务。

美团坚持收购摩拜的心思其实不难猜想。一直以来,美团在出行业务上都有昭然之心,此前美团就进入南京、上海等城市与滴滴正面交火,对摩拜的收购也是为了补上出行场景的短板。另一方面,美团收拾摩拜之时正是计划ipo的重要时期,用摩拜补齐到店、到家、旅行、出行四大场景之一,并且抬高美团自身的估值,显然很符合王兴的战略推进。在本地生活服务这方面,美团此前的团购、外卖、旅行等业务很难构成王兴扩宽资本市场估值的想象。就在网约车业务推出之后,美团点评的估值飙升了一倍之多。

美团招股书及2018中期业绩数据显示,2018年4月至6月底,摩拜营收4.7亿元,亏损15.1亿元。2018年上半年,摩拜营收26.6亿元,亏损30.6亿元。在持续亏损的情况下,摩拜其实已经成为美团的包袱,如今收购已经半年,对于有着清晰的战略思维的王兴来说,摩拜对于美团已经没有实用价值。根据哈佛商学院数据显示,纵观全球,大多数公司的创始人CEO会在创业开始3-5年内被撤换掉,无论他们是否情愿。毋庸置疑,此次股权变更背后更大的意义就是王兴对摩拜可以随意处理,其也是对于摩拜具有实际控制权,也是决定摩拜去留命运的人。雄墨认为,对于美团来说摩拜如果不能继续为美团做大出行领域,提供场景数据,那么就有可能面临出局。

摩拜未来走向何方?

共享单车快速发展之时是在2017年上半年,但是不到两年,今年的共享单车就迎来了倒闭潮。酷奇、小蓝等众多小型的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更有企业创始团队出现跑路,押金难退回的窘境。在众多企业中,摩拜、ofo成为市场洗牌后的巨头企业,摩拜靠卖身腾讯得以存活,而哈罗单车依靠阿里巴巴转型大出行领域,改名“哈啰出行”。哈啰出行已经公布与上海地铁展开共享单车+地铁接驳的合作,还将与首汽约车、嘀嗒出行、高德地图等多家网约车平台合作完善大出行。可以看到,各家企业无不从依靠巨头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纵观目前的大环境,其实几家企业的发展也令人堪忧,此前,一直独立发展的ofo就面临海外业务关闭的境地。据悉,ofo已经从7月份开始关闭美国业务,并且大量裁剪员工,此后ofo也先后关停了其在以色列、中东、德国以及澳大利亚等地区的业务。8月份,韩媒报道称, ofo正准备退出韩国市场。相比之下,孤军奋斗的ofo一直被行业猜疑,是否能撑下去,同样的如果摩拜没有美团,单凭自己去维持重资产的单车企业可能早已倒闭。今年10月,摩拜单车App内上线了实物电商业务“摩拜商城”。显然,共享单车行业面临的盈利问题始终难以解决,对于摩拜来说,也尚在美团布局本地生活服务的一角中垂死挣扎。

虽然摩拜依然在寻找除了共享单车之外新的增长点,但是在巨大的亏损之下,摩拜此举依然是在做持续的烧钱游戏。今年10 月 10 日,房山辖区内的燕山地区首次投入高度类似共享单车的无桩公共自行车。在新的市场冲击下,摩拜的日子是越来越难过。而对于美团来说,摩拜确实成为沉重的包袱,如何盈利已经越来越难。因此,雄墨认为此次股权的变更,似乎更像一场盛宴之后的散场,目前的摩拜还能得以持续运营,更多的是因为短期之内对公众和用户的交代。

0 Share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也喜欢

抖音又对社交下手了

随着流量红利日益消退,各大互联网公司都想要通过开拓新的业务线,来抢夺市场上的增量,即便是拥有巨大流量池的抖音也没能例外。伴随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