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与蔚来发布新品,BAT互联网巨头造车之战正面开打

文/壹观察 宿艺

中国互联网“造车新势力”再次迎来一场对决。

12月15日,蔚来发布了新的中型SUV ES6,而在三天前的12月12日,小鹏汽车发布了其首款量产车型G3。

小鹏汽车G3

蔚来ES6

这两场发布会,也因其创始人李斌与何小鹏的“赌局”而备受关注。今年7月,何小鹏发朋友圈称“新造车公司没有人能够交付10000台车”,随后李斌接下了这场关于核心交付量的赌局。

在距离2018年结束还有约半个月时间,李斌在蔚来 ES6发布会上宣布,截止12月15日ES8已交付达9726万台,给业界的感觉是年内万台交付的目标完成在即。对此,何小鹏说,目前看李斌的赢面比较的大。他还透露,小鹏G3从明年3月起出货量将比较大,预计每月将达数千台。

与雷军和董明珠那场“10亿赌局”相比,小鹏与蔚来汽车更像是相互营销话题“借势”,最终结果无伤大雅,并且对各自从产能推动也是一种鞭策。

不过,小鹏汽车与蔚来汽车本身却是对中国“造车新势力”两种商业模式和背后资本的考验。

小鹏与蔚来,将决定未来互联网巨头造成格局

从资本上来看,两家互联网车企背后都站着中国一流的互联网企业和创投资本。

何小鹏

小鹏汽车由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猎豹移动CEO傅盛、腾讯高管吴霄光等多位互联网大佬于2014年共同投资创立,总部位于广州。后期的投资包括纪源资本、晨兴资本、IDG、经纬资本、顺为资本(小米系)、光控众盈资本、新鼎资本、昆仲资本、光速创投等,也包括阿里巴巴、富士康等中国核心科技企业。在小鹏汽车G3发布会上,何小鹏透露称:“小鹏汽车目前已经融资100亿元以上,有50家以上的投资人。”

在资本寒冬下,何小鹏的胃口也相当大,之前曾提出“未来该公司希望在2019年底通过私募股权、债务融资和另类资本(例如基金)获得约300亿元的融资”,“只要熬过最痛苦的时间,企业就很有可能持续,所以小鹏汽车要先活过3年”。

蔚来汽车已经赴美上市,上市前共募集了24亿美元的资金,获得了包括 腾讯、IDG、红杉资本、高瓴资本、愉悦资本、百度资本、顺为资本、今日资本、联想、华平投资,淡马锡、TPG、GIC、Baillie Gifford、Lone pine,中金、国开行、招商银行、兴业、中信资本、华夏基金等56个互联网企业和机构投资。

由此来看,小鹏与蔚来汽车堪称中国最豪华的互联网“造车新势力”。在科技企业阵营方面,小鹏汽车背后站着是阿里、富士康、小米,蔚来背后是腾讯、百度、联想,两家车企的走向或许也会决定未来中国互联网巨头参与汽车变革的市场格局。

小鹏与蔚来的商业模式之争

同样引发业内关注的是,小鹏与蔚来选择了不同商业模式和人群市场突破。

蔚来选择的是高举高打,蔚来ES8定价44.8万-54.8万元,补贴后的价格在37.54万元—47.54万元,对标的实际上是“跟具性价比的中国版特斯拉”。李斌为此也曾数次隔空喊话马斯克,称:“特斯拉车主说我们的车挺好的”。

李斌

这或许也是蔚来量产车真正上市之后,遭遇大量负面评论的原因。一方面,从现阶段来看,蔚来ES8现阶段的“量产”更像是仓促之举,在换电站、售后服务等方面还没有跟上;另一方面,蔚来ES8的首批用户大都是高端互联网人群,他们对产品体验和售后服务的要求更为严苛,并且更具互联网话语权,一旦出现问题往往会造成影响广泛的负面效应。另外,中国互联网造车实力现阶段确实特斯拉制造工厂还是有差距,并且后者产品成熟度更好。李斌数次高调“喊话马斯克”,也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更像是自己强行运作的营销行为。

新发布的ES6显然是蔚来市场下探的产品,继承了蔚来ES8的设计理念,设计语言更加年轻化。因此与蔚来ES8兼容换电,同时车身更轻,因此反而续航能力提升了40%以上。不过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蔚来ES8“小马拉大车”的尴尬。售价方面,蔚来ES6基准版35.8万、性能版39.8万,补贴后两个售价都可减少7.26万(北京标准)至28.54万元、32.54万元。

而小鹏汽车G3产品定位同样是互联网基因纯电SUV,但售价为22.78-25.78万元,综合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悦享版13.58万元、智享版14.98万元、尊享版16.58万元。相比国内十多万的传统电动汽车,小鹏汽车G3在外观设计、配置、安全性、续航里程、智能化等方面具备非常明显的优势。

何小鹏对小鹏G3的目标群体非常清晰——必须是一款面向年轻人的车。从产品定价、个性化、智能化体验上来看,小鹏G3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针对年轻人群的热点,小鹏汽车提供了更加宽松的汽车金融服务,比如——5年分期购车,1天最快审批放款。2019年小鹏汽车计划在30个城市开70家直营店。此外还会入驻天猫。

12月13日晚,何小鹏发了一个朋友圈,称小鹏G3上市后,24小时内订单数量达1573台,平均每小时卖出66台车。

何小鹏表示,小鹏汽车尊崇的理念是“先量产后上市,上市即交付,交付即上路”。根据计划,小鹏汽车将于本月开始小批量交付,并于2019年3月开始大批量交付。小鹏汽车的初期设计月产能达19200台。何小鹏称,小鹏汽车理念是“先量产后上市,上市即交付,交付即上路”。根据计划,小鹏汽车将于本月开始小批量交付,并于2019年3月开始大批量交付。

有意思的是,何小鹏还特意提及了两个信息:一个是“超级快充是比换电更好的方式”,小鹏G3可实现充电30分钟达80%,而竞争对手蔚来则提出了“换电”方式。相比快充,换电方案成本更高,单位时间内服务密度更小,部署难度更大,这对蔚来的资金消耗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数据显示,从2016至2018年上半年的2年半里,蔚来汽车合计亏损约109亿元人民币,这也是蔚来急于在资本寒冬期上市的重要原因。何小鹏在接受媒体专访时也对此表示: “蔚来财务报表公开,它的营销、服务成本非常高,我们希望用不同和更高效率的方式做到,因为我们科技定位、大众定位,不能像蔚来做超豪华的营销,我们在这方面做一些改变“”。

第二个信息就是小鹏汽车的上市问题。何小鹏对此表示:不能为了IPO而IPO,需要考虑企业自身的财务与体系建设,对于小鹏汽车来说,IPO是水到渠成的事,但现在没有执行时间点。

评论

由此来看,小鹏汽车的打法更像是智能手机行业的小米,依靠高性价比、高体验、产品差异化与个性化,目标突破年轻用户市场,希望做“年轻用户的第一台电动智能汽车”。而蔚来的打法则是高举高打,首先就对标行业的标杆企业,然后通过降维来拓展更多机型和用户群。

在商业竞争中,模式本身并没有对错,关键的还是市场时机。

2019年必将是中国传统汽车行业的一个转折点:汽车关税大幅降低,汽车合资企业允许外资控股、国六标准提前五年生效,以及2020年国家新能源补贴全面退出,中国电动车行业将迎来真正凭硬实力的市场较量,这都将成为中国汽车行业的诸多变数。

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在巅峰期,曾经有超过6000家手机品牌,经过约十年的残酷市场竞争,目前存活下来的不足1%,并且TOP品牌占据了超过90%的市场。对于中国汽车市场来说,没有了更多的政策保护,残酷的市场洗牌也将同样到来,并且还是内部+外部的双重压力驱动洗牌。

中国汽车市场未来同样不可能存在目前如此多的汽车品牌,小鹏和蔚来更像是两支鲶鱼,搅动中国传统车企因变求生。

0 Share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