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下架映射“社区导购”商业模式之弊

汇通网2019年7月31日消息  脱离了真实可信的内核,“社区导购”之路还能走多远?

如今,伴随线上流量红利渐失,电商行业普遍面临流量触达天花板的困局。拥有2亿用户的“小红书”绝对称得上是内容电商领域的现象级产品。消费者驻扎的流量高地+种草笔记的新型推广手段吸引众多资本趋之若鹜。正是狂奔猛进之际却为何被按下暂停键?

1

日前,小红书陆续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小红书方面向汇通网记者回应称:公司已了解到该情况,正在与相关部门积极沟通解决。至于小红书下架原因官方并未给出任何解释。

“小红书”究竟触犯了什么红线引起外界诸多猜测。一时间,关于小红书过度收集用户信息、内容违规、医美乱象、虚假种草笔记等各种质疑扑面而来。当然这些猜测也并非是空穴来风。

7月16日,网信办等四部门发布《关于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的公告》提到App强制授权、过度索取、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的现象大量存在,违法违规使用个人信息的问题十分突出,广大网民对此反应强烈。

同时曝出40款APP在个人信息收集中存在问题,小红书赫然在列。

不过,过度收集用户信息可以说是行业通病,此前中消协评测报告显示,百款APP超九成涉嫌过度收集用户信息。笔者来看导致小红书此次下架或另有其因。

2

随着小红书用户量不断攀升,内容监管方面逐渐暴露出各种问题,虚假笔记、软文营销疯长不仅使其偏离了最初轨道而且严重损害品牌形象,甚至有言论称,软文营销满天飞的小红书已经沦为一款僵尸APP。

此前,据中新经纬报道,让你“种草的笔记可能并非来自真实用户的亲身体验,而是由专业写手按照商家需求“编造”的,同时,小红书笔记代写代发、刷量、提升搜索排名的产业链浮出水面。

据一位自称是小红书某专业推广团队的客服称,他们可以做多种小红书的推广业务,包括关键词置顶、笔记代写代发、刷评论点赞、上热搜等。据悉,素人代写一篇的价格是50元,达人代写一篇的价格是120元,每篇500字左右。

也就是说,小红书平台上的部分“种草笔记”所谓的亲身体验、种草分享不过是花式营销而已,所谓的消费决策也不过是金主决策。想必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今年5月,小红书采取了“清理KOL”的强劲措施。

3

据小红书发布反作弊报告称“平均每天清理刷量笔记4285篇,其中除机器刷量外,每天有920篇人工刷量笔记被清理。”小红书表示:“黑产刷量行为,正是小红书一直以来严厉打击的对象,公司一贯对社区刷量、刷粉行为“零容忍”。

事实上,究竟是小红书自主意识到了内容监管疏漏问题还是迫于外界施压被动整改暂且打上问号,但多项事例表明小红书的经营风险在不断上升。

如果说APP过度获取用户信息是行业通病不足以致命,那么“种草笔记虚假”则是平台的致命黑点。而与前两者相比更具杀伤力的则是触碰法律红线。

4

此前,小红书APP现9.5万篇烟草软文直接将其推至舆论源爆点。《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禁止利用互联网广告发布烟草的广告,而小红书APP上出现如此大篇幅的涉烟软文,足以暴露出小红书平台自净筛查、审核监管缺位的问题。

虽然小红书全面下线了烟草笔记,但其它违规内容却仍潜滋暗长。小红书下架当天,南方都市报曝光了小红书医美乱象,称小红书已成为黑医美产业的“集散地”。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小红书App内有多名卖家以“种草”之名销售国家违禁药,声称“绿毒”、“粉毒”等品种齐全,“人胎素”也有现货;还有以“种草”之名推荐,实质引流线下无资质医疗机构和游医进行注射。甚至5日速成学会微整形的培训班,也在小红书发布笔记“安利”“大卖广告”。

5

此外,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9年,小红书的运营主体行吟信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已经收到了7张罚单,其中罚款处理4起,警告处理2起,责令限期改正1起。另据上海市消保委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投诉排名情况分析,小红书投诉数量超过1000件,位居前十。

对于在UGC领域深耕数年的小红书而言,高质量的社交用户和原创内容才是“立身之本”,而从平台充斥的软文营销、虚假笔记、及潜滋暗长的违规内容来看,小红书并没有处理好商业模式的内在矛盾关系,广告原创粘连不清、缺乏真实可信的内核最终反噬自身,这也是众多内容导购平台存在的问题。同时,内容审核及监管疏漏使得平台暴露在风险之下,不少商家违规牟利有机可乘。种种乱象在损害自身品牌形象的同时也对整个电商环境造成恶劣影响。

0 Share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