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日子不好过:上半年收入暴跌 在中国市场被边缘化

a0023450e802bcd66eb4d31595a2910f.jpg

作者:龚进辉

酷派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

周一晚间,酷派发布公告称,截至今年上半年,酷派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手机,智能手机销售收入同比大幅下降。

对于收入暴跌的原因,酷派解释称,主要系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竞争激烈,中国及东南亚市场销售持续下滑,集团为缩减亏损,放弃部分能带来收入但可能导致亏损的产品。

同时,尽管美国销售持续上升,但上半年销售贡献及增长速度有限,近期中标产品陆续在2018年下半年及2019年度上市销售。为降低亏损水准,集团舍弃部分低毛利产品,并严格控制各项开支。

为了改善资金的短期流动性问题,2018年5月18日,酷派全资附属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与京基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最高额借款合同,据此,京基集团同意向宇龙提供最高额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的借款,用于公司经营。

近年来,酷派颓势尽显,与360、乐视的纠葛不仅没有助力其成功转型,反而元气大伤,出货量、销售额均出现大幅下滑,排名跌出前十。数据最具说服力,直到今年4月,酷派才公布2016年财报。财报显示,酷派2016年总收入为79.69亿港元,同比减少45.7%,录得净亏损44.01亿港元。

今年1月,酷派CEO蒋超透露,酷派将发力人工智能,并聚焦美国市场,中国市场的定位将变为制造和供应链基地,以及AI和运营的辅助基地,暂时将只会推出具备性价比的千元机型维持。

他还表示,酷派重返中国市场有两大条件:一是5G时代国内重回运营商集采;二是AI产品发布,有根本性颠覆性的产品出现,在技术层面与其他厂商拉开差距。“这两个条件任一满足,酷派都将在中国市场发展得很快,重回原来的巅峰。”

不难看出,当酷派重心转向美国市场后,其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大不如从前,资源投入相应缩减,而中国是全球竞争最激烈的市场,酷派此举与放弃或退出中国市场无异,将加速被边缘化。以上半年推出的cool 2为例,截至目前,其在京东只收获少得可怜的200+评价,销量惨不忍睹。

值得注意的是,蒋超提及的“运营商”、“重回巅峰”似曾相识,还是熟悉的不知反省、吹牛逼的味道。要知道,酷派成也运营商败也运营商,转型不力是由于过于依赖运营商,他的前任刘江峰曾提出“5年内酷派销量过亿、重回手机行业第一、市值过千亿”的宏伟目标,结果不到1年便黯然下台,如今成功实现的机会愈发渺茫。

近期,我写了篇《郭德英、祝芳浩、罗忠生,这届酷派系高管做机都不行》,引发酷派的loser大为不满,对我大放厥词,避重就轻,只谈过去丰功伟绩不谈现在败局成因,我也是醉了,loser开心就好。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手机市场虽大,但已没有酷派一席之地,属于酷派的时代早已谢幕。从业资历最深、曾经手机王者沦落到靠向地产商借款续命,让人唏嘘不已,一首《凉凉》送给酷派!

0 Shares: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你可能也喜欢